主页 > 大咖名流 > 拘!酒后街头闹事还打民警东方首例袭警案嫌疑人被移送检方
拘!酒后街头闹事还打民警东方首例袭警案嫌疑人被移送检方

  “我问你需不需要去医院……”9月5日晚,接到市民求助电话出警的东方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民警刘俊话音未落,便挨了酒后当街闹事的一名男子一巴掌。该男子随后被依法刑拘。9月23日,作为东方首例袭警案嫌疑人,该男子被东方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移送东方检察院审查逮捕。

  “警官,有个醉汉躺在我们小区门口,大吵大闹不肯走,你们快过来帮帮忙啊。”9月5日19时35分,一通求助警电话打破了派出所值班室的平静。

  1分钟后,正在值班的民警刘俊、周成源和辅警符国宾跳上警车,赶到感恩南路涛升国际小区门口。报警的小区保安文益弟告诉民警,一名男子约20分钟前忽然摔倒在小区大门北侧行人进出口通道外围,他和同事上前后发现该名男子浑身酒气,说话没有逻辑性,鼻子流血,便询问他是否需要到医院治疗,不料该名男子开始辱骂他们,而且情绪越来越激动。

  “你家在哪里?告诉我们送你回去......。”“要不先去医院看看?”面对民警的询问,该男子躺在地上撒起了酒疯。满嘴胡言乱语称自己是“皇亲国戚”,谁都不要来管他,并挥舞着拳头辱骂民警和保安,引来大量群众围观。民警只得用手铐将男子暂时控制住,并准备带上警车。

  此时,人群中挤进一名神色焦急的女子自称是该男子的妻子,民警核实身份无误后将该男子的手铐解开,交给其妻子,期间男子一直较为配合,沉默不语。谁知民警刚转身准备离开,男子突然又开始“撒酒疯”,其妻子根本控制不住,当即向民警求助:“民警同志,能不能帮我用警车把他先送回家,他喝太多了,我背不动他。”

  现场民警同意后,周成源和符国宾疏散群众,并启动警车。刘俊则蹲下身,耐心安抚蹲在地上的醉汉情绪。由于那名男子鼻子有伤,刘俊有些不放心,想劝他去医院治疗等。

  “我问你需不需要去医院……”话音未落,该名男子用右手挥了一巴掌在刘俊的左侧耳根下侧颈部。在场的巡警立即上前将男子控制。民警向指挥中心汇报现场处警情况,随后指挥中心指令八所派出所到场处置。

  “我感觉很莫名其妙,我是去帮他的,没想到他会动手打人,一巴掌下去瞬间就耳鸣了。”事发多日后,刘俊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说,虽然挨了一巴掌,但作为民警,该干的工作还是要做,不会被这巴掌影响到工作热情。

  据了解,当晚在配合完八所派出所民警的调查工作后,刘俊带着深红色的巴掌印去医院做了伤情鉴定,鉴定为轻微伤。所长王锐才打来电话劝他回家好好睡一觉,安排别的民警替他值班,刘俊却说:“所长,我没事,一点小问题,可以继续值班。”

  那天晚上,刘俊和同事陆陆续续出了四五起求助警,也遇到了几名醉酒人员,他和同事跟往常一样处置完现场,又一起将将娱乐场所排查了一遍,回到所里时,高手专业解跑狗图天已经亮了。

  交接完班后回到家里,刘俊不想让家人看到自己脸上的伤痕,吃饭时总低着头把受伤的一面背过去,但细心的妻子还是发现了异样,委屈得直流眼泪:“怎么搞成这样啊?”刘俊笑着安慰着急的妻子,一直说自己没事。

  “本案中最直接的证据是现场录制的视频资料,记录了该名男子打民警的过程。”高凌峰介绍说,同时,现场保安、男子的妻子、和围观的群众均证明,该男子在民警刘俊蹲下来边劝说他去医院的时候,突然出手打了民警一巴掌。

  高凌峰介绍说,根据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款,“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使用、管制刀具,或者以驾驶机动车撞击等手段,严重危及其人身安全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该醉酒男子的行为违反了该项法律的规定,被警方刑事拘留,并于9月23日移送东方市检察院审查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