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新闻 > “艺人经纪第一股”即将上市乐华娱乐在急什么?
“艺人经纪第一股”即将上市乐华娱乐在急什么?

  港交所官网8月7日显示,乐华娱乐集团(下称“乐华娱乐”)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中信建投国际、招商证券国际为联席保荐人,有望于9月正式在港主板挂牌上市。也就是说,培养了王一博、范丞丞、吴宣仪等知名艺人的乐华终于要上市了。

  早在2015年9月,乐华娱乐就曾在新三板挂牌上市,被称为“艺人经纪第一股”,而后乐华娱乐试图通过借壳共达电声在A股上市,仅3个月后便宣布以23.2亿元的价格将100%股权卖给共达电声(据悉,共达电声是一家制造业公司,主营业务为电子元器件及电声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曾为苹果的重要供应商之一),但因未完成利润要求,乐华娱乐借壳上市失败。

  2018年3月9日,乐华娱乐探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的方案,2021年5月26日,自愿终止上市前辅导。至此,乐华娱乐已经三次冲击IPO。2022年3月9日,乐华娱乐向港交所递交了IPO申请书,并于8月7日通过港交所聆讯。

  乐华娱乐近三年营业收入、毛利及净利润均呈上升趋势,2022年前4个月,乐华娱乐的营收从2021年同期的3.41亿元增至3.53亿元;毛利从去年同期的1.79亿元降至1.56亿元;净利润则从2021年同期的1.11亿元减少至0.81亿元。

  艺人管理:现有韩庚、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等66名签约艺人及71名训练生,通过安排艺人参与商业活动,例如代言、商业宣传活动;及提供娱乐内容服务,例如出演电影、剧集及综艺节目;为包括企业客户、媒体平台、内容商及广告传媒公司在内的客户提供服务来产生收入。

  音乐IP制作及运营:收入主要来自将原创音乐IP授权于音乐服务提供商,及音乐IP的数字及实体专辑销售收入。乐华娱乐为王一博制作的两首数字单曲《无感》和《我的世界守则》销量分别超过1700万张及1500万张。

  泛娱乐业务:虚拟艺人商业发展、综艺节目形式授权及艺人相关衍生品销售。例如2020年11月出道的,由五名数字化打造的成员组成的流行虚拟艺人组合A-SOUL。

  2019年-2021年三年时间,乐华娱乐总收入28个亿,而三项主营业务中,最主要的明显是艺人管理业务。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乐华娱乐委托的独立行业顾问),在中国高度分散的艺人管理市场中,就2021年艺人管理收入而言,乐华娱乐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为1.9%。

  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前四个月,乐华娱乐前十名艺人应占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74.8%、83.0%、85.6%及84.5%;其中收入排名第一的艺人为公司贡献的收入比重为16.8%、36.7%、49.5%及56.8%。据资料显示,被称为供应商B的艺人于业务记录期已成为国内极具知名度的艺人,该艺人应占收入为乐华娱乐收入增长的主要来源,2020年至2022年前四个月,来自该艺人的收入增长占乐华娱乐整体收入增长的80%以上。

  招股书中提到乐华娱乐自供应商B(签约艺人控制的企业)的采购金额分别占2019年至2022年前四个月营业成本的9.2%、31.1%、43.9%及48.6%,正好对应的上自2019年靠《陈情令》大火的王一博。

  好莱坞有四大经纪公司,他们掌控着好莱坞娱乐业70%以上的演员、导演、音乐家和作家。包括EDR(旗下艺人娜塔莉·波特曼)、CAA(旗下艺人C罗、妮可·基德曼)、ICM(旗下艺人碧昂丝、哈莉·贝瑞)、UTA(旗下艺人约翰·尼德普),其中仅历史最悠久的EDR(Endeavor,前身为WME-IMG)于去年上市。

  经纪公司与其他的公司不同,人(明星和重要经纪人)的价值远超一切,极少数人获得了绝大部分的收入是演艺圈的常态,但人又是最不确定的,公司看好的新人能不能捧红?不确定,捧红了之后能不能一直留下来?也不确定。这就给经纪公司的运营带来了不小的风险,几大经纪公司之间,相互的挖角和跳槽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这样的商业模式,自然不被资本市场所喜欢,而经纪公司本身的经营特点导致,只要旗下有能赚钱的艺人,不上市也可以获得不错的收益。EDR选择上市,和其本身业务有关,EDR的经营范围广,国际业务多,旗下艺人既包括《这个杀手不太冷》主角娜塔莉·波特曼、执导《星际迷航》的J·J·艾布斯等,还签约过包括成龙、章子怡、张靓颖、陆川等华人艺人和易建联这样的华人运动员,刘亦菲由于出演线年续约。此外,EDR还代理着美国橄榄球大联盟和美国冰球大联盟的相关运动员人才,下属的子公司还拥有终极格斗冠军赛和环球小姐等项目。从代理单个艺人到代理各种赛事、活动乃至广告,多元化经营的策略一定程度上对冲了经纪业务的风险,相对复杂的业务也有上市的需求。

  相比之下,中国的市场更不成熟,碎片化严重(乐华娱乐2021年营收巅峰时拥有的市场份额也不过是1.9%),上市对不少公司来说,并非必选项,比如同为“娱乐圈教母”的杨天真、龙丹妮就更倾向寻求直播带货、线上演出经纪等新渠道。那么,杜华为什么偏偏急着上市?

  乐华娱乐的幸运是,前有韩庚开拓,后有王一博扛旗。2017年之前的乐华娱乐是“韩庚时期”,被称为“专注韩庚一百年”,可以说乐华的“发家史”就是围绕着当时的“顶流”韩庚而展开的。2010年,韩庚与韩国SM解约,回国发展,并加入乐华成为公司股东,持股2.35%。2016年上半年1-6月,韩庚的收入占了当期已实现收入的48.89%。2018年之后的乐华娱乐是“王一博时期”,被称为“王一博扛起大半个乐华”。招股书中透露了签约艺人控制的企业中的“供应商B”是如今最大的摇钱树。

  但乐华娱乐与艺人深度捆绑,既依赖优质艺人的分成比例,也受负面艺人的宣发成本和相应费用的牵制,艺人出现负面消息,公司就可能遭遇业绩上的重创。

  此前乐华娱乐旗下艺人孟美岐就被爆出负面新闻,不久前丁泽仁也被骂上热搜,流量艺人接连“塌房”。对于艺人出现负面的风险,乐华娱乐在招股书中对艺人声誉的重要性做出风险因素预估:“我们的业务十分依赖签约艺人的声誉及公众对我们品牌的认知。任何对签约艺人、本公司及本公司管理层、商业伙伴或行业的负面报道可能损害我们的品牌形象,并可能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或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几位头部艺人的合约都快到期了。韩庚合同至2024年6月止,王一博、吴宣仪合同至2026年止,程潇、李汶翰2024年到期,而范丞丞明年就到期了。来自于艺人经纪的收入,占据了乐华娱乐总收入的91%,乐华娱乐招股书中风险因素也提到:“我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艺人管理业务。倘我们未能维持与艺人及训练生的关系或扩大我们签约的艺人及训练生的数目,我们的荣誉、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或受重大不利影响。”

  行业也在发生改变,去年《青春有你3》被各大官媒点名批评,因节目组打投机制不合理,诱导粉丝“倒奶打投”等负面层出不穷,以及对于个别成员存在的争议,在总决赛前夕,节目勒令停止后续的录制,紧接着一批选秀节目被叫停。

  从2021年8月25日《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发布,到今年5月20日的《广播电视和网络视频领域经纪机构管理办法》,不到一年的时间,广电总局、文化旅游部等各大官方连续出台5项政策,“清朗行动”整顿政策对于不论大小的艺人管理公司都带来不小影响。微博取消明星超话排名、抖音下架明星榜、部分音乐平台对于单曲发布做了数量限制……种种迹象都表明,流量之路走不了太久。

  当家艺人的合同迟早要到期,旧路径逐渐不好走,新人也不确定能否走红。那么,在此时上市,至少可以做到“手里有粮,心里不慌”,有筹码去尝试更加多元化的发展,要知道,乐华娱乐也是中国首批实施“国际化”战略并将业务扩展至海外的艺人管理公司之一。而成为“第一股”,本身也有助于留住头部艺人,比如作为股东的韩庚,对于艺人来说,留在发展良好的老东家也更为安稳,双赢。

  2020年11月23日,乐华娱乐发布A-SOUL首支团体预告,宣布将推出旗下首个虚拟偶像女团;11月29日,正式宣布A-SOUL首支单曲《Quiet》将于12月2日发布;12月1日,公开《Quiet》首支MV预告;12月2日,首支MV《Quiet》正式上线日,举办了团体第一场线日,公布新单曲第一支手语预告;4月30日,《超级敏感》MV正式上线日,发行单曲《传说的世界》。

  2022年2月3日,发行合唱单曲《除夕》。自2020年11月出道至今,A-SOUL在哔哩哔哩拥有32.4万粉丝。图片来源:哔哩哔哩

  乐华娱乐招股书中提到:虚拟偶像组合A-SOUL(成员为乃琳、嘉然、向晚、贝拉和珈乐)于2020年在B站出道,在饱受资本入侵二次元的争议之后,凭借成熟偶像的业务能力和远高于同行的技术呈现水平,获得风评反转,帮助乐华的泛娱乐业务增长79.6%,增收超过1600万元,高于公司2017年上半年的利润总和。到了2021年,以A-SOUL为主的泛娱乐业务则为乐华带来3790万元。

  相对来说,虚拟艺人看似不会有负面,不存在解约问题,每个成员都有固定的形象与定位,确实比真实艺人稳定,能很大程度上减少对于头部艺人的依赖和风险。但粉丝吃不吃这套就另说了,且今年5月,A-SOUL成员珈乐宣布“直播休眠”,随后曝出珈乐扮演者受到公司打压、强度大等负面消息。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从传统演艺圈向更接近于互联网的方向发展,也少不了找“大树”乘凉。据天眼查披露,乐华娱乐上市前共经历3轮融资,先后引入融玺创投、乐博资本、华人文化、阿里影业、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股东,且“打投倒奶”负面事件后,仍然获得了阿里和字节的投资。图片来源:天眼查

  互联网资本一向是娱乐圈有力的推动力量,招股书中显示,IPO前,杜华作为执行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持股50.18%,东阳阿里巴巴影业通过Interform Construction持股14.25%,量子跃动通过Afflatus持股为4.74%,量子跃动背后的控股股东正是字节跳动。

  值得一说的是字节跳动,早在乐华之前,就曾投资过泰洋川禾,当时有消息称泰洋川禾有赴美IPO计划,但是刚投资没多久,泰洋川禾旗下艺人Angelababy和周冬雨就接连出走。相比之下,字节在乐华娱乐持股虽只有4.74%,但也算在文娱产业的一次成功投资。